1. 首页
  2. 女人

雅高Q1收入同比下降48% 中国市场改善明显 诺富特中国有几家

【品橙旅游】雅高似乎并没有像万豪和希尔顿一样受到春季预订量增加的推动,其在欧洲市场的业务仍需要通过推进疫苗接种进程以及放宽旅行限制来得到提高。雅高在2020年的亏损高达24亿美元,成2020年亏损最严重的大型酒店集团,尽管2021年第一季度已经过去,雅高旗下的索菲特酒店、费尔蒙酒店以及宜必思酒店并没有看到太大的希望。

当地时间4月21日,雅高公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2021年第一季度,雅高总收入约为3.61亿欧元(约合4.35亿美元),同比下降48%,其酒店服务收入(酒店业关键业绩指标)较2019年同期下降了64%。

雅高代理CEO Jean-Jacques Morin称这些财务业绩都在意料之中。

主要业绩数据:

2021年第一季度的合并总收入为3.61亿欧元,较2020年同期下降了48%,与2019年第一季度相比下降了57%; 2021年Q1的平均每间可销售客房收入(RevPAR)收入同比下降了64.3%,这也反映出疫情仍然对市场环境造成沉重打击。但是,南欧、澳大利亚、中东和北美洲地区的酒店业务与去年同期相比有了显著改善; 酒店范围的变化(收购和变卖)导致亏损2500万欧元,这主要是由于2020年3月初出售了Mövenpick租赁酒店; 在第一季度,雅高开设了56家酒店,共7100间客房。尽管略低于往年水平,但在当前背景下,这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数量。到2021年3月底,雅高集团共拥有75.7万间客房(5163家酒店),其中拥有21.1万间客房(1204家酒店)位于新兴市场,比例约为74%; 截至2021年4月19日,雅高87%的酒店已开业,即超过4500家。

包括管理与特许经营权(M&F)和业主服务费在内的酒店服务报告的收入为2.34亿欧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实际下降了64%。这一下降反映了与疫情相关的RevPAR下降。M&F业务的收入为7300万欧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69%。一般而言,M&F收入的急剧下降反映了基于管理合同产生的酒店营业利润率的激励费用的下降。

其中亚太地区(ASPAC,包含太平洋地区、东南亚和大中华区)的M&F收入为2100万美元,同比降幅最小,下降30%,RevPAR同比下降54.8%,降幅仅高于IMEAT地区(印度、中东、非洲和土耳其)。中国地区的雅高酒店Q1的RevPAR下降了42.6%,降幅与2020年Q4的18.1%有进一步扩大。原因在于1月至2月中国的疫情形势再次严峻,国内迅速采取了严格的限制措施,特别是在春节期间。但进入3月份以后,情况再次大为改善,3月的RevPAR下降了31%。在雅高的所有业务市场中,中国市场的复苏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去年Q3,在市场中情况仍然不稳定的情况下,只有中国市场的业务有稳定复苏,而且国庆黄金周假期也证实了中国国内旅游的潜力。

雅高在欧洲地区的业绩不佳是导致其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但其在美国的酒店业主报告称,由于疫苗接种速度加快,今年春季和夏季旅行的预订量均有大幅增长。但是,由于病毒的变异和传播,以及欧盟地区疫苗接种速度较慢,欧洲地区多家雅高酒店仍在应对伦敦和巴黎等城市的封锁问题。

尽管美国在疫苗接种方面超过欧盟,但雅高在北美和加勒比地区的RevPAR却下降了约76%。在美国,雅高的许多酒店都位于城市地区或针对会议和商务旅客的目的地,而相对于休闲型商务而言,这些领域尚未复苏。

在英国和德国,雅高RevPAR均下降了大约87%。法国的RevPAR下降了近61%,但法国本月初实施的第三次封锁措施有可能使第二季度RevPAR降幅扩大。

尽管一季度业绩表现不佳,但雅高集团高管仍然对夏季的业务表示乐观。预计法国的封锁将在5月中旬解除,英国的限制措施预计也将在同一时间放宽。以色列等市场的疫苗接种进程在不断推进,欧盟地区的疫苗接种在在未来几个月内也将增长,加上更高的储蓄率(法国家庭在疫情期间增加了高达1460亿美元的超额储蓄),这些足以迎来蓬勃发展的夏天。

但是,雅高不仅仅依靠夏天的乐观情绪来度过危机。Morin补充说,雅高在去年夏天宣布的2.35亿美元的成本节约计划几乎已经完成。雅高还在去年进行了业务重组,分散总部权力,巴黎总部不再设有四名高管,而且其会在全球八个地区各建立一个业务中心。

Morin称:“第二季度不会有奇迹发生,但所有的乐观预期都来源于雅高的‘成本节约计划’,而且疫苗接种进程也得到了加速,这显然对未来的业绩改善有益。”

原创文章,作者:项捅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ursaide.com/91/355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