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明星

文化观察|当闭店欠薪成为热搜,除拍照打卡卖咖啡外,实体书店出路在何方? 北京网红书咖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实习生 李心月

周女士是言几又(成都IFS旗舰店)的忠实顾客,她经常去逛逛,买书喝咖。2021年10月,该书店经过一段时间的装修后,重新开门,周女士又充了268元的会员费。12月1日,星期三,按照规定,会员到店可以免费喝一杯咖啡(价值在32元以内,超出补差价)。周女士兴致勃勃前往,没想到,大门紧闭。

言几又(成都IFS旗舰店)曾以高颜值成为网红打卡地

12月3日上午,封面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成都IFS负二楼的言几又门店,发现原本是言几又大门的地方再次大门紧闭,已经看不到言几又的任何Logo或标识。在商店的导航海报屏幕上也看不到言几又。问及周围店家的人,都说“关门了”。又去询问礼宾台工作人员,对方回复:“言几又已经撤走了。”

2021年12月3日上午,成都IFS负二楼,原本是言几又书店的地方大门紧闭,周围店家正常开业

2021年12月3日上午,成都IFS负二楼,原本是言几又书店的地方大门紧闭

曾以高颜值存在了5年

开业时曾成网红打卡地

这是怎么回事?针对这一情况,封面新闻记者打通了言几友总部的办公室电话,问对方目前这家店是什么情况,为何装修一新又关门?这家店是闭店不开了吗?对方回复:“是的。成都IFS旗舰店确实闭店了。”提到原因,对方说,跟场地租约有关。

得到这样的消息,周女士表示“真的很意外”:“在我的感受中,这家店颜值高,店面又大,书又多,又能买咖啡,就常来。在我的印象中,它才重新装修好,开门没多久。想着既然都重新装修来,肯定能开下去。哪想到,竟然真的关门了。”她的语气里带着惋惜,“不过我也知道,现在实体书店生存确实难。”

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个关门的言几又书店了。近一两年,除成都的部分门店关门外,北京、广州、深圳等其他地方的部分门店也都传出关闭的消息。2020年5月31日,言几又(成都凯德天府店)闭店,当时引发媒体和读者关注。

那么,言几又在成都的其他门店是否正常营业呢?言几又总部电话接线的工作人员说,成都武侯大悦城店、成都建发鹭洲里店、 言几又·见成都悠方店等都正常开门营业。

考虑到言几又(成都IFS店)离工作单位近才充值会员,如今这家店闭店了,周女士选择了申请退款:“对方说15个工作日内会退款,已经在走流程了。”

言几又(成都IFS旗舰店)曾以高颜值成为网红打卡地

2016年12月24日,言几又(成都IFS旗舰店)开业。开业之际,备受业界和广大书店爱好者关注,好评如潮。言几又是“设计”的“设”繁体字的拆分,所以言几又书店特别强调突出设计。言几又(成都IFS旗舰店)以“未来的无限可能性”的主题概念,给予设计创想与业态逻辑更大,更自由的发散空间。设计风格就非常炫酷:几何流线型装置元素,太空舱的幻想空间,星点光斑没课的闪烁点缀,给人一种强烈的先锋的视觉新体验。

言几又(成都IFS旗舰店)曾以高颜值成为网红打卡地

这家店位于IFS负二楼,面积4000平方米的书店除却传统层面的创意书店外,还有咖啡厅、创意市集、艺术画廊,甚至还有茶餐厅,手作DIY,甚至有进口超市、美发店以及照相馆。言宝乐园儿童区,从设计到摆设都有点萌,可爱的植物、玩偶,海量的儿童书,很讨小朋友们喜欢。由于高颜值,这家店成了网红争相拍照打卡的潮流之地。

在这家店,也经常举行名家分享或者名家签售会等文化活动,给读者带来很多文化大餐,包括阿来等多位著名作家都曾来到该书店分享。

言几又:疫情影响造成现金流吃紧,请给一些时间

2021年这个冬天,对言几又来说,是不太平静的一个季节。它上了新闻,成了热议对象,但不是因为又在某处开了一家高颜值的门店,而是因为“被爆拖欠员工工资”,或是因为某家门店关门了。

前段时间,由于欠薪一事在微博和朋友圈持续发酵,成为一波小热搜。11月12日,“言几又文化”官方微博发了一封公开信,承认关闭部分门店和员工工资未能及时发放的事实,解释部分门店关店理由是“发展重点做了调整”和“疫情影响造成现金流吃紧”,所以“在短期内我们不得不采取关闭部分门店以及分批次发放员工工资来维持整体的正常运营”。

公开信中还提到,“关闭部分门店累积了许多需要多方沟通解决的问题,工资的缓发也对独自在城市里奋斗的伙伴们造成不便。让支持我们的合作伙伴和为公司付出的员工们受到了影响,我们对此也非常自责。很遗憾现在以这样的方式向我们的员工和合作伙伴们道歉。作为责任,言几又不会逃避,短期阶段性转型中造成的问题我们都将一一解决,请大家给言几又一些时间。”

该公开信中还说,“目前我们处于转型的关键阶段,至此门店的调整告一段落,涉及到关闭门店而产生的所有问题,言几又都会积极处理解决。同时在转型期间,我们的合作伙伴们仍继续与言几又在稳步合作,项目正常推进中。几百名一线员工们也在兢兢业业的工作来维持整体的正常运转,目前在营门店也将保持正常经营。”

我们也真心期待,言几又能度过这段波动期,走上更好的发展道路。

言几又(成都IFS旗舰店)曾以高颜值成为网红打卡地

实体书店又迎来艰难时刻?

打造公益空间、线上突围、精准订制,或许是出路

近些年来,实体书店一直都不容易。为了应对网店折扣对实体书店的冲击,书店一直在寻求各种突围生存发展之道。靠着多元化产品经营(卖书的同时卖咖啡、文创等)、与地产合作减轻房租压力,打造精品阅读空间等,实体书店也出现了复苏迹象。尤其是实体书店的独特空间和场景消费,成为书店吸引读者的一大法宝。不管是苏州的诚品书店,在上海的茑屋书店,在广州、成都等地的方所,在北京、成都等地的三联书店、在上海、成都等地的钟书阁,诧集·本屋、琦竻书店,文轩BOOKS、新山書屋、朵云书院等等高颜值书店,陆续亮相,给人带来书香。高颜值书店如雨后春笋,让人心生期待:实体书店的春天正在到来。

眼下,实体书店似乎又进入了一个波动期,遇到了一个艰难时刻。尤其是2020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人员容易聚集的公共场所实体书店带来巨大的考验。虽然疫情总体得到控制,但小范围的波动,依然给书店带来不小的影响。回顾2020至今,已经有多家实体书店传来关门的消息。

2021年3月,位于北师大东门的盛世情书店贴出一份手书的“致读者信”,宣布关张。大众点评上,该书店的状态也已更新为“歇业关闭”。2021年11月30日晚,“纯真年代书吧”官方微信号推送了一篇由盛厦写的《杨柳郡店歇业公告》,文中写道:“连续36个月亏损了,突然有一晚意识到撑不下去的。挺过了2020,却倒在了2022的门前。就书吧而言,去年耗干了所有积蓄,今年步步艰险。谁也没料到,一场旷日持久的疫情会给经营带来怎样持续的不利影响。”《公告》随即在杭州人的朋友圈刷屏。

言几又(成都IFS旗舰店)曾以高颜值成为网红打卡地

“书店从来不只是一个卖书的地方”

对于实体书店的出路,是近些年文化圈一个备受关乎的课题。很多人都开出药方。综合目前大家的思路,都提到“金主”、“文化”、“线上”三个关键词,三位一体,多管齐下。所谓“金主”就是有足够雄厚的资金和文化胸怀和眼光,不指望实体书店像其他纯商业体那样去盈利,而主要是让对方成为城市、社区一个公共文化服务、具有公益性质的精神空间。在“文化”方面,则是实体书店经营者要找到自己的社群和社区定位,通过精彩的活动,提高读者黏性。“线上”就是要善于利用新媒体营销,用书的故事和营销汇聚社区和社群的流量,并转化为线上销售的成果。

事实上,新冠疫情暴发后,面对危机时刻,不少有志向的实体书店,已经积极展开自救,在线上探索更多可能性,寻求困兽突围之法。开网店、微店,维护微信社群,打造情感高粘度社群以转化为带货能力强的私域流量,向客户进行持续的产品和价值输出。店员或店长出镜直播书店带货,图书与文创上线外卖平台。有业内人士还建议使用微博、抖音、快手、小红书、喜马拉雅、蜻蜓FM等多平台去从“公域流量”中去寻找自己的新客户,拉入到自己的私域流量池中。

新山书屋就曾在2020年疫情期间组建起了两大主题共6个社群,聚集了约2000个左右的活跃粉丝。每天根据社群类型不同,更新读书、美食、生活方式等不同的话题。此外,书店开了店员出镜直播,带领读者“云逛书店”,并且与相同爱好的群友进行交流。

南京先锋书店还曾通过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向广大读者征集加入“先锋173号阅读联盟”。每人参加5期活动共交600元入会费,为读者提供定制服务。由作家许知远主力创办单向街书店,在疫情期间,遇到经济危机,充分利用自己在读者群中的高度信任感,直接发出一封求助信。2020年2月24日,一封名为《走出孤岛 保卫书店丨坚持了 15 年的单向求众筹续命》的求助信,在朋友圈刷屏。在求助信中,书店希望“广大读者参与众筹,帮助书店渡过这次因为防控疫情闭店而加剧的经济难关,希望借助所有人的力量撑住书店,熬过这一段最难的时间。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租金、物业不至违约断档,留住一直与书店同甘共苦的年轻人,也给更多人带去鼓舞与启发,在痛苦中心怀希望。我们也会以最大的诚意和力度回报大家的支持,不仅是物质上的回馈,而是继续履行一个公共空间的义务,更加紧密地和你们团结在一起,创造一个热忱、开放、自由的精神共同体。我们对书店的理解,从来不只是一个卖书的地方,而是一个会锻炼心智、存储记忆、抚慰情感的家园。”

原创文章,作者:项捅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ursaide.com/62/355135.html